“丹麦女孩”的爱情

文:杨欣欣

 

2017年03月17日

备注:刊载于北京青年报

“爱情到底能有多疯”

在刚刚过去的这个白色情人节,我们谈谈女人的爱情。爱情,既熬不得鸡汤,也不出攻略,爱情的体验更是千差万别,有时爱情这件事很小,可能小到似传递一个眼神般短暂,小到如一根发丝般轻盈,小到让你说不出,咽不下;但有时爱情这件事也实在是太大,大到关乎人作为人的意志,大到甚至关乎生死,比如,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。

 

这个打动人心的故事来自由汤姆·霍伯执导,埃迪·雷德梅恩、艾丽西卡·维坎德、本·威士肖等主演,于2015年在美国上映的电影《丹麦女孩》,而电影的剧本改编自David Ebershoff的同名小说,小说则根据20世纪20年代的主人公原型的生前日记、部分书信和口述记录材料为基础改编的开创性回忆录《男化女》创作而成。

 

这是关于世界上首个变性人莉莉·埃尔伯的传奇故事。在转换性别之前,莉莉·埃尔伯的身份是埃纳尔·韦格纳,格尔达·韦格纳的丈夫,20世纪初丹麦著名的风景画家。他的妻格尔达也是一位有才华和梦想的女性艺术家。从荷兰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的他们,成了一对恩爱有加,彼此尊重和要好的爱侣和伙伴。埃纳尔的画作在当时的丹麦广受好评,他专注、执著、不厌其烦地描绘着家乡的风景。相较于风光的丈夫,格尔达略显平庸,但是坚定且自信的她对自己的艺术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懈怠。

 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埃纳尔开始以女性的装扮和姿态担当格尔达绘画的模特,他的另一个身份“莉莉·埃尔伯”开始不时地出现。格尔达的笔下莉莉美极了,据说这也是世界上最早以女性视角观看“女性”而创作的作品,何其大胆,又何其锐利地展现了女性之美。格尔达的画作大获成功,她迎来了创作和事业的高峰。但此时的埃纳尔已经开始不满足于只是时不时做一个易装的“莉莉”,他越来越想彻彻底底地做一个真正的女人,埋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个柔美动人的灵魂开始蠢蠢欲动,他坚信他的存在是上帝犯的一个错误——把一个女人错装进了一个男人的身体。埃纳尔义无反顾,却在找寻真实自我的路上遇到了难以想象的阻难,自身的困惑、周围人的不解甚至鄙夷、受时代所限不发达的医疗水平,等等。埃纳尔寸步难行,但也做好了头破血流的准备。这时的格尔达呢?可想而知,对于一个曾经被丈夫呵护、疼爱的女人而言,她要面对的简直是万劫不复的灾难。那个让她可以瞬间变成烂漫少女的男人即将“消逝”,那些她早已在六年的婚姻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关爱和依赖将一去不返,她要面对和承受的是自己深爱的人身体和心理的煎熬,恐惧和担忧就像无边的黑夜准备随时吞噬一切。

 

米兰·昆德拉曾这样描述:“在历代的爱情诗中,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。于是,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。负担越重,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,它就越真切实在。”格尔达要承受的不仅仅是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,更是一个鲜活生命的重量,是生而为人的意义的重量。她的生命也真切实在地贴近着大地,在莫大的压力和恐惧面前,格尔达最终选择用最深的爱和最深的理解坚定地和埃纳尔站在一起。莎士比亚说:“爱情不过是一种疯。”埃纳尔和格尔达一定是都疯了,但这种疯可真好!为了做一个真实、不违心的自己,我们难道不应该疯狂吗?爱一个人不就应该把对他(她)的尊重和理解放在首位吗,即使需要被理解的“对不起,我爱你,可我希望做一个真实的自己”?也只有足够的爱,才能让爱情里的人变得强大。

 

终于,借助手术埃纳尔如愿地成为了一个女人,他找了真实的自己,实现了完整的人生。在此过程中,格尔达既是一个妻子,又像是埃纳尔的姐妹和挚友,甚至可以说,她像再世母亲一样,帮助埃纳尔实现了重生,让埃纳尔成了莉莉。影片的最后,卵巢和子宫移植的手术引发了排异反应,很快就要夺去莉莉的生命,莉莉在弥留之际对格尔达说道:“亲爱的,别再为我操心了,我已经完成了一生的梦想,无论结果如何,我都已经没有任何畏惧了。你瞧,昨晚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成了妈妈怀抱里的小宝贝,她关爱地看着我,叫着我与以前不同的名字:莉莉。”在幸福和满足中,莉莉闭上了双眼,这一刻的莉莉宛若一株纯洁、美好的水仙,如此明媚地盛放,绝美至极,就像是宇宙的诞生,就像是一场彻底的解放,就像是革命的最终胜利。

 

故事的结局凄美而壮烈,莉莉追求自我的过程让人振聋发聩,格尔达深沉伟大的爱和理解令人动容。我曾扪心自问,如果我是格尔达,我能做到吗?在如此极端的选择面前我真的可以尊重对方的自由意志吗?断然,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一定要如此传奇和悲壮,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这么纠结和苦痛,一蔬一饭、一针一线也是爱情,平平淡淡、细水流深才是大多数爱情现实里的模样。但这样的故事,之所以感人,是因为它令人深省——什么是好的爱情?好的爱情总该经得起大风大浪的考验。好的爱情总该让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 

哲学家、心理学家弗洛姆在《爱的艺术》中指出:“爱,只有两个人从他们的生存中心相互沟通,才是可能的。因此,爱,只有双方中的每一方,都从生存中心体验到自己才有可能。人类的真实性,仅在于这种 中心体验 ,爱的基础也在于这种 中心体验 。这样体验的爱是一种永恒的挑战;爱不是一个安乐窝,它是一个运动、成长、产生作用的地域。找到自己、体验到自己是人生的命题,而爱情则是这个过程的催化剂,我们只有体验到真实的自己,才有可能去爱人。

↑  Top

辽ICP备13012421

Xiaofeng Wang, All rights reserved.